剛到植物園就下雨,進涼亭避一避,一位大哥說早上鳳頭花好久的時間料理一隻大鼠,但已離開……原本以為今日沒希望見到鳳頭呢, 但在樹鵲警戒聲中還是看到牠,雖然有樹冠遮掩,但已令人滿足了。













在同一區樹林的黑枕藍鶲。(最後一張是母鳥)









al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