延平南路看到冠羽畫眉已是令人驚奇,但畢竟和平西路的鳥街就在左近,逸出至此是極可能的事,拍了兩天的富士櫻換換口味到中正紀念堂拍別的櫻種,台灣原生的緋寒櫻有不少也凋零得差不多了, 倒是與杭州南路平行的櫻花道八重櫻正是盛開,再過來的大漁櫻花況也不錯,但實在和延平南路的粉嫩繁花滿滿無比相比……綠繡眼很大群,另文貼圖囉。














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ld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