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雀鷹晾完翅、趕築巢後就得開始解決民生問題祭祭五臟廟了,停在大樓旁樹上好一陣子突地衝到綠籬抓到獵物上樹享用,回來看影像愛害者應該是綠繡眼(再仔細看白頭翁的可能性也很大),目睹這一幕真是驚喜,有替小綠難過嗎?拍攝當下並沒有哩,人心還是不公平的……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al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